吴海龙:生于威尼斯水城,死于何索居外

2012年3月14日,时任中国驻欧盟代表团团长、特命全权大使吴海龙向时任欧盟理事会主席范龙佩递交了全权证书。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外交官的工作不是在宴会上交谈和讨论,也不全是会议和谈话、电视曝光。有许多工作让你冒着生命危险,甚至死于枪林弹雨。” “近日,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主席、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会长、欧盟代表团前团长、前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大使吴海龙访问人民网,讲述这一特殊外交官群体的故事。 自1978年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进入外交部以来,吴海龙一直站在中国多边外交的前沿。他的故事就像新中国外交的沧海一粟,反映了新中国多边外交不断变化的道路。 见证中国逐步深入参与国际事务。1979年,吴海龙的翻译团队被派往曼谷的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UN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ssion for Asia and Pacific)从事翻译工作。这是中国自1971年恢复其在联合国的所有合法席位以来,首次向联合国派出翻译小组从事翻译工作。其主要任务是将英文文件翻译成中文,供中国代表团参加会议。吴海龙在曼谷呆了三个多月,甚至没有在春节期间回到中国与家人团聚。 他认为,大学毕业仅一年的外交官被临时派往联合国国际组织工作。可以看出,当时中国已经逐渐开始深入参与联合国事务。 当时,派人到联合国秘书处,虽然只是做翻译工作,但这是中国参与联合国多边事务的第一步。 此后,吴海龙有机会更深入地参与联合国事务。 1993年,吴海龙率领九名中国同事到柬埔寨主持联合国在柬埔寨的民主选举。 吴海龙回顾说,当时柬埔寨的条件极其困难和危险,每天都能听到枪声。 当时,10个人中的每一个都负责一个投票站,并且是投票站的最高行政官员。 投票后,10人小组返回金边参加大选计票。 在困难和危险的条件下,他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安全地回到了祖国。 这是中国首次派人参加联合国选举。吴海龙很自豪能参与其中。 1992年,吴海龙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并有幸参与了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的整个筹备过程。 他回顾说,《21世纪议程》和《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是在会议筹备过程中起草的。 在起草过程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很大的差异。在起草会议文件期间,发展中国家为了增强自身实力和谈判发言权,提议与中国合作参与文件的起草和谈判。因此,77+1模型当时出现在纽约。 在起草这份文件时,中国和77国集团共同努力,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这一非常重要的原则纳入会议文件,成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今后参与相关国际会议和与发达国家谈判的黄金法则。 吴海龙说:“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问题上,我们与发达国家进行了激烈的辩论,陷入僵局。” 当时,一位出席会议的助理美国国务卿拿起她的包,离开了会议,没有与发展中国家交谈。 然而,经过多次谈判,发达国家最终在当时的国际压力下接受了这一原则,这一原则一直沿用至今。 在这次会议上,最重要的一点是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纳入文件。 在此之前,一些国家并不十分同意这样的概念和提法,但经过反复磋商和谈判,大家基本上就这个问题达成了一致,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从此被写入联合国文件。 2001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上海举行。 回顾当时的形势,吴海龙说,“我当时是亚太经合组织在中国的高级官员,亲自或全面参加了会议。” 当时,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举行的最高级别、最大规模和最深远的会议。 会议在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和经济技术合作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通过主办这次会议,中国大大提高了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和作用。 此次会议达成的共识对亚太经合组织后续会议产生了积极影响。 “吴海龙一次又一次见证了中国在多边外交舞台上的亮点,见证了中国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他的每一个故事都带有新中国的外交记忆。 陈凤甫镇的当选改写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历史。2006年,陈凤福当选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成为国际组织的最高领导人。这也是多边外交的一个重大胜利。激烈的选举背后有许多未知的故事。 当时,吴海龙参加了外交部国际司司长的选举。 中国已经为选举做了很多准备。随后,胡锦涛总统和温家宝总理多次写信给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希望他们支持陈冯富珍。 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也为陈冯富珍的当选做了大量工作。 吴海龙回忆起等待投票结果时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现场非常安静,甚至可以听到一根针从地上掉下来的声音。当时,中国代表团的成员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当主席宣布“陈冯富珍女士当选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时,全体观众欢呼雀跃,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中国代表团高兴地大叫 “陈冯富珍的当选改写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历史。一名中国妇女首次被选为联合国国际组织的负责人。 「没有祖国的大力支持,陈冯富珍几乎不可能当选 ”吴海龙说 陈冯富珍当选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成为国际组织的最高领导人。 例如,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秘书长刘芳、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侯麟·赵、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和最近当选粮农组织总干事的曲东宇。 吴海龙认为,如此多的中国人掌管国际组织的事实表明,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和作用正在增加。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的积极参与、作用和贡献。 坚持信仰,维护《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吴海龙担任国际司司长近五年,是当时在外交部长期担任这一职务的人。 在那期间,世界上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 吴海龙在任期间,处理了一系列地区热点问题,如朝鲜核问题、伊朗核问题、缅甸问题、阿富汗问题、苏丹达尔富尔问题和科索沃问题。 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如何更好地维护《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是吴海龙的一贯信念。 例如,在处理朝鲜和伊拉克的核问题时,中国坚决反对西方国家企图利用安理会决议纳入《联合国宪章》关于对朝鲜和伊拉克使用武力的第七条。 一方面,中国希望维护多边核不扩散体系,反对朝鲜和伊朗的核武器。同时,它也反对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对朝鲜和伊拉克使用武力。中国坚决主张通过对话和谈判谈判解决问题。 在缅甸问题上,西方国家利用一些联合国机制尽力干涉缅甸内政。吴海龙等中国外交官在联合国各种场合代表缅甸发言,发挥了积极和建设性的作用。 除了参与解决地区和全球热点问题,中国外交官还帮助点燃奥运圣火,吴海龙还在国内参与主办了一系列更重要的多边外交活动。 在他看来,举办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大运会等重要赛事对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和扩大中国的影响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奥运会期间,吴海龙在火炬传递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了确保奥运火炬顺利传递,吴海龙等同志组成代表团,提前前往美国、印度等国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也正是因为提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火炬传递才能在美国和印度顺利进行。 世博会期间,吴海龙在上海逗留了六个月,负责协调和组织世博会期间的外交事务,接待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政要和代表团。 世博会成功的背后是中国外交官的默默奉献和辛勤工作。 如果他仍然选择再次成为一名外交官,并回顾他41年的外交官生涯,吴海龙认为,虽然他一开始没有想过成为一名外交官,但他很高兴自己一生都在做外交官。 吴海龙说,“如果我现在再选择,我仍然会选择外交官的职业。” “经过一生的外交生涯,吴海龙的经验是,作为一名外交官的核心和基本素质是忠诚、忠于祖国、忠于党、忠于人民,并且在任何时候都要富有而不淫秽、强大而不屈尊俯就。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成为真正合格的外交官。 他说,“作为外交官,一个人必须付出。” 不愿意付出,害怕困难和寻求安慰,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外交官。 “吴海龙已经在国外驻扎了20多年,在这20年里几乎没有和家人一起度过中秋节和春节。 在中国工作期间,我几乎每天都加班,这通常被称为“5+2,白加黑” 他回忆说,在处理朝鲜核问题和伊朗核问题时,他“在办公室睡了将近一个月” “在参加联合国的一些重要会议时,通常会尽快进行通宵磋商。 纽约的联合国大楼里举行了一次磋商。我在晚上8点钟进去参加咨询。第二天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了。那时,我匆匆回到酒店,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把手提箱带到了机场。这是外交官的工作,”吴海龙叹息道。 外交官似乎有一份迷人的工作,但事实上他们需要为此付出很多努力。有许多工作都有生命和死亡甚至子弹的风险 吴海龙说,“当我们去柬埔寨参加联合国选举时,我们中的一些人在出门前写了遗书,用他的话说就是‘把头放在腰带上’ “在以色列工作时,那里经常发生恐怖袭击和爆炸,但我们仍然需要深入巴勒斯坦地区,了解更多的情况。 有一次,根据《中东和平协议》,以色列想要把它的希伯来城市移交给巴勒斯坦。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我带了几个人去艾伯特亲自观察和了解现场情况。当时,现场的局势可以说是紧张的。双方处于对抗的边缘,我们经历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对抗。“回顾这一经历,吴海龙仍然感到关切 吴海龙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答辩人提供照片)随着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许多中国利益,特别是海外利益需要外交官来维护,中国未来将在国际、全球治理和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这将对外交官提出更高的要求 为了与时俱进,外交官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能力、知识和视野,以适应中国发展的需要。 吴海龙认为,在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外交必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app » 吴海龙:生于威尼斯水城,死于何索居外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